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
              要聞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網(wǎng)首頁(yè) > 要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近3個(gè)月套利180萬(wàn)元!負利率落幕,日元跌至34年新低,“渡邊太太”們的財富神話(huà)還能持續多久?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 2024-04-01 19:46:10

              ◎ 牛津經(jīng)濟研究院首席日本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長(cháng)井滋人對每經(jīng)記者預計,零利率政策將再持續一年。日元若持續走弱,日本巨大的外匯市場(chǎng)和占GDP七成以上的海外資產(chǎn)將發(fā)生怎樣的變化?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記者 文巧    每經(jīng)編輯 蘭素英    

              2022年3月,50歲出頭的高橋島(化名)從任職多年的公司辭職了。這一決定在已經(jīng)步入超老齡社會(huì )的日本有些令人難以想象,因為60歲以上的日本中老年人有七成以上仍堅守在工作崗位上。 

              高橋退職的底氣來(lái)自于外匯交易。在日元貶值的大背景下,靠著(zhù)10倍的杠桿操作以及對市場(chǎng)脈搏的精準把握,高橋近三個(gè)月已經(jīng)套利超過(guò)3800萬(wàn)日元(約合人民幣180萬(wàn)元)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場(chǎng)炒匯大潮中,高橋并不是“孤獨的沖浪者”。據統計,通過(guò)外匯交易APP參與炒匯的中年男性,已經(jīng)構成了當下“渡邊太太”這一群體的新主力軍,掌控著(zhù)高達80萬(wàn)億美元的交易體量。 

              3月19日,日本央行正式退出了8年之久的負利率政策。3月27日,日元一度創(chuàng )下1990年7月日本資產(chǎn)泡沫破滅以來(lái)新低,日本財務(wù)大臣鈴木俊一已釋放干預信號。 

              對此,牛津經(jīng)濟研究院首席日本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長(cháng)井滋人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認為,日本央行的最新動(dòng)作被解讀為鴿派,導致了日元的進(jìn)一步走弱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作為“全民炒匯”和擁有龐大海外資產(chǎn)的國家,日元的走向可能有著(zhù)巨大的連鎖反應。長(cháng)井滋人對記者預計,零利率政策將再持續一年,并強調導致日元疲軟的宏觀(guān)和結構性力量將在今年大部分時(shí)間里持續存在。 

              若日元持續走弱,日本巨大的外匯市場(chǎng)和占GDP七成以上的海外資產(chǎn)又將發(fā)生怎樣的變化? 

              “渡邊太太”重出江湖,撐起80萬(wàn)億美元大市場(chǎng) 

              3月26日,高橋在X平臺上曬出了自己在不同外匯交易平臺上的收益截圖:截至3月25日,今年以來(lái),高橋所有持倉的外匯已套利合計超過(guò)3800萬(wàn)日元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了這些利息收入和交易利潤,你甚至可以離開(kāi)公司。”他說(shuō)道。 

              來(lái)源:X平臺

              高橋主要進(jìn)行的是墨西哥比索/日元以及南非蘭特/日元間的套利交易。在日本一個(gè)名為“FXダイレクト”的外匯交易平臺上,高橋分享了今年2月1日~3月21日他在該外匯交易平臺上的交易情況:在此期間,他總計買(mǎi)入了63萬(wàn)墨西哥比索,按截至發(fā)稿時(shí)間的墨西哥比索兌日元匯率(1比索兌9.1369日元)計算,總價(jià)值約575.6萬(wàn)日元。這部分墨西哥比索在上述時(shí)間內幫助他套利超過(guò)20萬(wàn)日元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“FXダイレクト”外匯交易平臺截圖

              2022年開(kāi)始,美聯(lián)儲貨幣政策頻繁收緊,多輪加息讓日美利差突出,日元不斷下跌。也正是在這個(gè)時(shí)期,基于日元的利差交易重出江湖。所謂“利差交易”,即交易員以低廉的價(jià)格借入日元來(lái)投資其他地方的高收益資產(chǎn),以賺取可觀(guān)的收益。 

              之所以說(shuō)是重出江湖,2008年金融危機后,全球主要央行開(kāi)始實(shí)施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,日元和美元之間傳統的“利差貿易”漸漸變得不再活躍。自美聯(lián)儲開(kāi)始加息,美元走強,日元貶值,其又開(kāi)始成為一項具有吸引力的交易。 

              這類(lèi)交易還催生出了一個(gè)經(jīng)濟術(shù)語(yǔ)“渡邊太太”,借以指代這類(lèi)炒匯的散戶(hù)。曾經(jīng),“渡邊太太”的主要群體是日本家庭主婦,而現在,彭博社稱(chēng)這類(lèi)群體大多為通過(guò)APP進(jìn)行交易的中年男性,他們通過(guò)抓住盤(pán)中走勢來(lái)放大快節奏貨幣市場(chǎng)的波動(dòng)性。 

              高橋就是這樣的散戶(hù)投資者。2018年,為了通過(guò)利差套利,高橋進(jìn)入外匯市場(chǎng),他買(mǎi)入的第一個(gè)高息貨幣是土耳其里拉,然而,開(kāi)局不利,土耳其里拉同年出現暴跌。 

              之后,他開(kāi)始瞄準墨西哥比索/日元的交易,并將杠桿加到10倍左右。2020年4月~5月期間,墨西哥比索兌日元匯率跌至低點(diǎn),高橋逢低買(mǎi)入。“我每周一上午10點(diǎn)定期買(mǎi)入25萬(wàn),即使在市場(chǎng)暴跌的情況下,我也繼續買(mǎi)入,(到現在)總共買(mǎi)入了5200萬(wàn)。每天產(chǎn)生36000日元的被動(dòng)收入。”他當時(shí)在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道。 

              2020年墨西哥比索兌日元匯率走勢 圖片來(lái)源:TradingView

              像高橋這樣的投資者已成為日本外匯交易量的重要驅動(dòng)力。根據日本金融期貨協(xié)會(huì )的數據,2023年日本散戶(hù)的外匯交易額仍接近2022年創(chuàng )下的80萬(wàn)億美元的歷史高點(diǎn)。據估計,日本約占全球散戶(hù)外匯交易的30%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3月19日,日本央行宣布加息10個(gè)基點(diǎn),日本央行正式退出了維持8年之久的負利率政策。這一政策變動(dòng)為日元的走勢增添了變數,也關(guān)乎著(zhù)日本這一近百萬(wàn)億交易體量的群體走向。 

              創(chuàng )34年新低,日元貶值會(huì )持續嗎?

              關(guān)于日元的走向眾說(shuō)紛紜。

              有分析認為,日元貶值將會(huì )受到遏制。3月27日,野村控股交易和投資銀行業(yè)務(wù)負責人Christopher Willcox就表示,預計日元對美元匯率今年晚些時(shí)候將走強,“我們認為美元對日元匯率應該回到1美元兌140日元,主要是受美聯(lián)儲放寬貨幣政策和日本收緊政策的推動(dòng)。”

              但也有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隨著(zhù)日本央行加息,日元貶值會(huì )加劇。

              例如,高盛就上調了其對美元對日元匯率的預期,預計未來(lái)幾個(gè)月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形勢良好將給日元帶來(lái)壓力。該行認為:“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溫和的宏觀(guān)風(fēng)險環(huán)境應會(huì )令日元承壓。我們也不認為美聯(lián)儲在通脹降溫的推動(dòng)下謹慎降息會(huì )提振日元。如果說(shuō)有什么不同的話(huà),那就是降息預期調整降低了出現衰退風(fēng)險的可能性,而衰退風(fēng)險往往會(huì )激活日元的避險吸引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3月27日,日元對美元匯率一度觸及1美元兌151.972日元,創(chuàng )1990年7月日本資產(chǎn)泡沫破滅以來(lái)新低,似乎印證了第二種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              牛津經(jīng)濟研究院首席日本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長(cháng)井滋人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分析認為,從目前來(lái)看,日本央行退出負利率的消息仍被市場(chǎng)解讀為鴿派,這導致了日元的走弱。

              與野村的觀(guān)點(diǎn)有些相似,他認為,日元的走向要綜合考慮美聯(lián)儲的動(dòng)向。他同時(shí)表示,“盡管從中期來(lái)看,日元可能會(huì )有所升值,但現在就完全看漲日元觀(guān)點(diǎn)還為時(shí)過(guò)早,而且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可能只有在美聯(lián)儲從今年晚些時(shí)候開(kāi)始實(shí)際降息之后才會(huì )形成。”

              (美聯(lián)儲)首次降息時(shí)間仍有不確定性,并且就算是三次降息實(shí)質(zhì)上也并不構成寬松周期,而只是正?;芷?,這意味著(zhù)導致日元疲軟的宏觀(guān)和結構性力量將在今年大部分時(shí)間里持續存在。”他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  對比本世紀以來(lái)數次日本央行加息時(shí)日元的走向可以發(fā)現,2000年8月11日日本央行加息后,日元一度升值5%,但很快開(kāi)始貶值周期;2006年7月14日和2007年2月21日兩次加息后,日元先跌后漲,開(kāi)始了一段長(cháng)達五年的升值之路,累計漲幅接近40%。 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Trading Economics

              談及“渡邊太太”這一群體時(shí),長(cháng)井滋人對記者說(shuō):“如果日元在長(cháng)期內大幅升值,那么這些投資者的行為和資產(chǎn)配置的板塊需要發(fā)生轉變,但我們認為目前還沒(méi)有實(shí)現。

              眼下,負利率政策的結束看上去的確還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高橋的投資策略,他仍活躍在X平臺上分享自己的交易心得。記者注意到,在“FXダイレクト”外匯交易平臺上,跟他一樣的人還有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長(cháng)井滋人告訴記者:“我們預計零利率政策將再持續一年,未來(lái)幾年的加息將是漸進(jìn)且有限的。即使全球利率周期的轉變在夏季開(kāi)始,日元作為G10頂級套利貨幣之一的地位(盡管利差最近有所縮?。┮矊⒃诙唐趦戎纹涞匚?。”

              外資需求疊加經(jīng)濟復蘇將持續推動(dòng)日股 

              順著(zhù)日元貶值的邏輯,連鎖反應的另一端是日本股市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(lái),日本股市持續狂歡。3月4日,日本股市的基準指數“日經(jīng)225”指數觸及40000點(diǎn)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位,創(chuàng )歷史新高。這是繼2月22日日經(jīng)225指數收復1989年12月的歷史高位之后,日本股市再次突破關(guān)鍵點(diǎn)位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,日本股市已經(jīng)歷了一輪狂奔。前亞洲開(kāi)發(fā)銀行研究院院長(cháng)吉野直行在彼時(shí)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曾認為,日本股市的大漲與大量涌入市場(chǎng)的外資相關(guān),且最終指向日元貶值這一大因素。在美國和歐洲國家收緊貨幣政策的情況下,日股成為外國投資者的避險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對比日經(jīng)225指數和日元的歷史走向來(lái)看,日本股市在日元貶值周期內往往會(huì )上漲。從這一點(diǎn)來(lái)看,日元的走向可能決定著(zhù)投資者對日股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MacroMicro.me

              記者查詢(xún)日本交易所集團公布的數據發(fā)現,近幾年,外資在日股交易活躍度上占據主導地位,占到總交易量和交易總額的6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2023年海外投資者在日本股市交易總額占比情況 圖片來(lái)源:日本交易所集團

              2023年海外投資者在日本股市交易量占比情況 圖片來(lái)源:日本交易所集團

              隨著(zhù)日本央行退出負利率政策,外資如何解讀這一政策?對日本股市的投入是否會(huì )有所改變呢?

              從日本交易所集團最新公布的3月18日~22日當周的交易數據來(lái)看,外資在這一周內有小幅流出,總計賣(mài)出5027萬(wàn)日元。不過(guò)記者同時(shí)注意到,此前數周外資也偶有不同幅度的拋售。


              3月18日~22日當周外資流出情況 圖片來(lái)源:日本交易所集團

              基于對日元疲弱態(tài)勢將暫時(shí)持續的判斷,長(cháng)井滋人認為,市場(chǎng)對日本股票的強勁需求可能會(huì )持續下去。他分析稱(chēng),外國投資者的看法是,由于勞動(dòng)力長(cháng)期短缺,日本經(jīng)濟活力不斷增強,工資的強勁增長(cháng)和勞動(dòng)力流動(dòng)率的強勁就證明了這一點(diǎn),目前企業(yè)也迫切希望通過(guò)提高勞動(dòng)力成本來(lái)提高盈利能力。這構成了日股強勁需求的動(dòng)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日本海外資產(chǎn)不會(huì )以任何方式回流”

              在日元貶值這條邏輯線(xiàn)上,日本的海外資產(chǎn)是另一個(gè)討論的焦點(diǎn)。根據日本財務(wù)省數據,截至2022年年末,日本海外凈資產(chǎn)為418.6萬(wàn)億日元,而日本當年GDP總值約546萬(wàn)億日元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(zhù)日本央行退出負利率政策,有一種分析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的聲量很大:加息后日本的海外資本可能會(huì )開(kāi)始回流,從而加劇日元貶值,形成一個(gè)循環(huán)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就此問(wèn)題詢(xún)問(wèn)了長(cháng)井滋人的看法。在他看來(lái),任何影響都將基于日本央行加息到底有多大的力度,以及美聯(lián)儲和美國經(jīng)濟的走向。

              他預計,(日本央行的)首次加息將于2025年4月進(jìn)行,但未來(lái)幾年加息的動(dòng)作將是謹慎且有限的。基于此,他堅定認為,“日本的海外投資不會(huì )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回流,除非美國經(jīng)濟衰退隨之而來(lái),或者日元本身顯著(zhù)升值后形成一個(gè)反饋循環(huán),在這種循環(huán)中,按市價(jià)計價(jià)的負值創(chuàng )造了對即期日元的進(jìn)一步需求,從而導致資產(chǎn)出售”。

              實(shí)際上,海外投資對日本企業(yè)的重要性可見(jiàn)一斑。日經(jīng)中文網(wǎng)報道稱(chēng),日本股市創(chuàng )新高背后是經(jīng)濟構造的改變,支撐企業(yè)良好業(yè)績(jì)的是其國外的盈利能力。過(guò)去30多年中,日本企業(yè)的利潤源泉已由貿易轉向投資,到2023年,其來(lái)自國外的盈利增加了33萬(wàn)億日元。

              盡管日股在上漲,但增長(cháng)的果實(shí)尚未惠及整體經(jīng)濟。2023年第四季度,日本的實(shí)際GDP減少0.4%,連續2個(gè)季度負增長(cháng)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對加息力度的預測,長(cháng)井滋人認為利率變化對經(jīng)濟的影響將非常有限。“中短期內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通脹方面仍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。增長(cháng)動(dòng)力,尤其是消費增長(cháng)動(dòng)力疲弱。”他說(shuō),“不過(guò)隨著(zhù)工資提升,負實(shí)際收入逐漸改善,消費將緩慢復蘇。”

              據此前報道,日本最大工會(huì )日本勞動(dòng)組合總連合會(huì )表示,據初步統計,在今年的“春斗”勞資談判中,企業(yè)將平均加薪5.28%,創(chuàng )下日本三十多年來(lái)薪資最大漲幅。

              “但工資上漲的幅度和范圍將受到日本人口結構和停滯的生產(chǎn)率增長(cháng)的限制,消費增長(cháng)需繼續維持預計的工資驅動(dòng)型通脹過(guò)程,以便企業(yè)能夠保持一定的定價(jià)能力,為工資上漲提供資金,這也是為何我們相信未來(lái)幾年加息將是謹慎且有限的。”他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從日元疲軟的角度來(lái)看,這有利于大型日本企業(yè)開(kāi)展全球業(yè)務(wù),因為它增加了海外利潤匯回的價(jià)值,同時(shí)也能提升入境游客的購買(mǎi)力,從而推動(dòng)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。

              但不利的一面是,由于日本企業(yè)大多將生產(chǎn)轉移到海外,且日本的燃料、原材料到機械零部件等商品嚴重依賴(lài)進(jìn)口,日元疲軟使得進(jìn)口成本更高,從而對消費者造成打擊。

              長(cháng)井滋人預計,“未來(lái)幾個(gè)季度總體CPI將回落,因為過(guò)去供應驅動(dòng)的價(jià)格上漲壓力有所減弱,尤其是食品方面,但CPI到2028年才會(huì )穩定在2%左右。(編者注:2%~3%左右的CPI漲幅,通常被認為是溫和合理的區間,是市場(chǎng)運行有序、經(jīng)濟穩定繁榮的表現)。

              近一年日本CPI增幅走勢 圖片來(lái)源:Trading Economics

              日本央行只能逐步加息,以免威脅到工資驅動(dòng)的通脹進(jìn)程,但最終利率不太可能超過(guò)1%。”他對記者說(shuō)道。
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內容與數據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,使用前請核實(shí)。據此操作,風(fēng)險自擔。 

              封面圖片來(lái)源:每經(jīng)特約記者 郝帥 攝

          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聯(lián)系。
              未經(jīng)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          讀者熱線(xiàn):4008890008

          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(lián)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(lián)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 經(jīng)濟 加息 政策 利率 股市

              歡迎關(guān)注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APP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經(jīng)濟新聞官方APP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热久久毛片,久久老司机,亚洲av片在线观看,一级毛片特级毛片免费的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