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
              要聞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網(wǎng)首頁(yè) > 要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起底注銷(xiāo)手機號回收鏈條:銷(xiāo)售類(lèi)從業(yè)者銷(xiāo)號情況較多,運營(yíng)商無(wú)法抹除使用痕跡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 2024-04-10 15:04:58

              ◎“其實(shí)別人用過(guò)的,收回來(lái)的號碼,(使用上)也是沒(méi)有什么影響的”。據客服介紹,雖然比例不高,但若用戶(hù)屢次接到此前用戶(hù)未解綁或換綁手機號導致的騷擾電話(huà),可通過(guò)下載相關(guān)軟件嘗試攔截。

              ◎一些老號段的號碼,如開(kāi)頭為“135”“153”“139”的號碼中,廣告和騷擾會(huì )相對較少,很多廣告或騷擾電話(huà)的號碼開(kāi)頭都是“17”“19”“16”類(lèi)。

              ◎較為特殊的工種如銷(xiāo)售、廣告顧問(wèn)等,也是號碼注銷(xiāo)較為頻繁的用戶(hù)之一?!八麄兙陀靡粋€(gè)月、倆月不就扔了,他們做廣告的?!睋€(xiàn)下銷(xiāo)售介紹,這類(lèi)用戶(hù)往往因撥打較多電話(huà)被標記或被鎖定,一旦被鎖定,就要攜帶本人身份證至營(yíng)業(yè)廳解鎖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記者 楊卉    每經(jīng)編輯 梁梟    

              自從電話(huà)號碼“落戶(hù)”到個(gè)人名下,銷(xiāo)號就變成每一個(gè)號碼被放棄前的最后動(dòng)作。然而,實(shí)名制不只是出現在通信領(lǐng)域。隨著(zhù)全網(wǎng)紛雜的賬戶(hù)陸續要求用戶(hù)綁定電話(huà)號碼,銷(xiāo)號就意味著(zhù)要大量更換或解綁相關(guān)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近日,安徽省銅陵市公安局民警在社交媒體賬號發(fā)布的一則科普視頻引發(fā)軒然大波,“注銷(xiāo)手機號等于出賣(mài)自己”的說(shuō)法在社交媒體上受到廣泛關(guān)注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弄清注銷(xiāo)后的號碼是怎樣流轉到下一位客戶(hù),以及隨意注銷(xiāo)號碼有哪些風(fēng)險、如何規避,4月7日至4月8日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實(shí)地走訪(fǎng)了十余家運營(yíng)商線(xiàn)下?tīng)I業(yè)廳及分銷(xiāo)商門(mén)店。據記者走訪(fǎng)了解到的情況,目前市面上已經(jīng)有三至四年時(shí)間沒(méi)有新號段放出,流通的號碼大多是被“多手”使用過(guò)的。運營(yíng)商將注銷(xiāo)號碼回收后,會(huì )有幾個(gè)月至幾年不等的“冷凍期”,隨后號碼才會(huì )被投放至市場(chǎng)。不過(guò),運營(yíng)商不具備解綁或抹平使用痕跡的權利,需消費者自行操作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分銷(xiāo)商介紹,通常來(lái)說(shuō),優(yōu)惠力度較大的各類(lèi)“大王卡”、從事銷(xiāo)售類(lèi)行業(yè)、有頻繁撥打電話(huà)需求的用戶(hù)往往是注銷(xiāo)的頻發(fā)區。每經(jīng)記者走訪(fǎng)發(fā)現,雖然線(xiàn)下門(mén)店已經(jīng)停售有通話(huà)時(shí)長(cháng)的大流量卡,但仍有不可接打電話(huà)的流量卡出售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如何規避風(fēng)險,單從號碼上看,開(kāi)頭為“135”“153”“139”的號段屬于“老號”;“193”“190”“197”“196”“192”開(kāi)頭號碼則相對較新,是不少推銷(xiāo)類(lèi)電話(huà)較為常見(jiàn)的開(kāi)頭。此外,除了在銷(xiāo)號前盡量解綁或換綁號碼,攜號轉網(wǎng)也是應對“解綁煩惱”的方式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多家線(xiàn)下店貼出提醒告示 已有三四年未出新號段

              “新用戶(hù)入網(wǎng)需(須)知:本廳所有號碼為信用號碼,號碼均為重啟號碼,如遇收到前容(用)戶(hù)預留業(yè)務(wù)的電話(huà)或信息,應立即明確告知來(lái)電方此號碼客戶(hù)已注銷(xiāo),現在是我本人使用,停止一切關(guān)于前客戶(hù)辦理業(yè)務(wù)方的電話(huà)或短信騷擾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因號碼資源有限,您購買(mǎi)的號碼可能為重啟號碼。若無(wú)法用該號碼注冊第三方服務(wù),請您及時(shí)與第三方企業(yè)溝通處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北京某移動(dòng)線(xiàn)下?tīng)I業(yè)廳內張貼的新用戶(hù)入網(wǎng)告示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每經(jīng)記者 楊卉 攝

              4月7日至4月8日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走訪(fǎng)十余家銷(xiāo)售電話(huà)卡的分銷(xiāo)商及三大運營(yíng)商線(xiàn)下?tīng)I業(yè)廳發(fā)現,多家門(mén)店張貼了諸如此類(lèi)的提示。業(yè)務(wù)辦理窗口上張貼的通知有時(shí)錯漏頻出,在一墻的廣告中顯得并不起眼,而這樣的信息已難以推斷張貼的時(shí)間。

              北京某電信業(yè)務(wù)分銷(xiāo)商貼在店內的告示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每經(jīng)記者 楊卉 攝

              溯源門(mén)店提示時(shí)間很難,重啟號碼被大眾輿論熱議的時(shí)間卻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“清明”假期期間,一則“注銷(xiāo)手機號等于出賣(mài)自己”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刷屏,通過(guò)熱搜成為廣大網(wǎng)友新的談資。隨后,在媒體和社會(huì )輿論的關(guān)注之下,中國移動(dòng)、中國電信、中國聯(lián)通官方客服都回應了重啟注銷(xiāo)手機號碼一事。

              中國移動(dòng)官方客服稱(chēng),移動(dòng)號碼銷(xiāo)戶(hù)后存在90天“冷凍期”,“冷凍期”過(guò)后,號碼會(huì )再次進(jìn)入號碼庫用于后續向市場(chǎng)投放。中國聯(lián)通客服也表示,注銷(xiāo)后的號碼確實(shí)會(huì )被重新投放進(jìn)“號碼池”,但被投放時(shí)間無(wú)法確定。中國電信客服人員則表示,用戶(hù)的手機號注銷(xiāo)后會(huì )有90天的凍結期限,此后才可能被重新投入市場(chǎng),至于后續是否會(huì )被投放、有沒(méi)有投放,暫無(wú)法確定。

              4月8日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走訪(fǎng)運營(yíng)商線(xiàn)下門(mén)店。據北京某電信營(yíng)業(yè)廳工作人員透露,注銷(xiāo)的號碼回到號碼池后至少要半年至一年的時(shí)間才會(huì )發(fā)放給下一位用戶(hù)。記者通過(guò)電話(huà)追問(wèn)能否買(mǎi)到首次使用的號碼時(shí),該客服稱(chēng)“無(wú)法保證”。不過(guò),她也建議,有這類(lèi)需求的消費者可前往營(yíng)業(yè)廳辦理號碼并提出開(kāi)新號的要求,具體需看營(yíng)業(yè)廳如何辦理。

              “其實(shí)別人用過(guò)的,收回來(lái)的號碼,(使用上)也是沒(méi)有什么影響的”。據該客服介紹,雖然比例不高,但若用戶(hù)屢次接到此前用戶(hù)未解綁或換綁手機號導致的騷擾電話(huà),可通過(guò)下載相關(guān)軟件嘗試攔截。

              從走訪(fǎng)情況來(lái)看,對業(yè)內來(lái)說(shuō),運營(yíng)商回收號碼和再次銷(xiāo)售確實(shí)是事實(shí),而且很常見(jiàn)。消費者如果對此心存顧慮,該如何分辨重啟號碼?銷(xiāo)售多家運營(yíng)商電話(huà)卡的分銷(xiāo)商劉心告訴每經(jīng)記者,要分辨這類(lèi)號碼很難。

              據了解,無(wú)論是聯(lián)通、移動(dòng)還是電信均有重啟號碼,且目前已有近三四年的時(shí)間未出現新號段。不過(guò),劉心及多位業(yè)內人士也指出,一些老號段的號碼,如開(kāi)頭為“135”“153”“139”的號碼中,廣告和騷擾會(huì )相對較少,很多廣告或騷擾電話(huà)的號碼開(kāi)頭都是“17”“19”“16”類(lèi)。劉心直言,根據自己的賣(mài)號經(jīng)驗,買(mǎi)長(cháng)期使用的號碼和從事銷(xiāo)售類(lèi)、幾個(gè)月就換卡的用戶(hù)不同,建議在開(kāi)號時(shí)仔細挑選。

              運營(yíng)商不具有解綁或抹除使用痕跡的權利

              其實(shí),“二次放號”甚至“多次放號”由來(lái)已久,此次引發(fā)網(wǎng)友熱烈討論,還是與近年來(lái)大量網(wǎng)站、APP、金融賬戶(hù)均需綁定手機賬號,且可通過(guò)手機號碼以收驗證碼的形式登錄賬戶(hù)進(jìn)行更多操作有關(guān)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多家營(yíng)業(yè)廳工作人員及分銷(xiāo)商反饋信息,購買(mǎi)電話(huà)號碼的消費者擁有號碼使用權,一旦將其綁定至APP或賬戶(hù)就屬于個(gè)人隱私,運營(yíng)商不具備查詢(xún)、解綁或抹平使用痕跡的權利。用戶(hù)可在全國電話(huà)卡“一證通查”查詢(xún)更多的綁定信息,但也無(wú)法全面覆蓋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網(wǎng)站截圖

             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就指出,目前“一證通查”僅支持16個(gè)頭部應用。從使用量來(lái)看,這16個(gè)頭部應用幾乎可以占到所有APP使用量的95%以上;但這些應用在A(yíng)PP總量中的占比很低。加上很多用戶(hù)注冊某些應用后就幾乎很少登錄,難以統計個(gè)人號碼綁定的APP。

              付亮進(jìn)一步分析稱(chēng),在諸多網(wǎng)絡(luò )實(shí)名制注冊工具中,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是最容易實(shí)現的一個(gè),也是最被廣泛使用的一個(gè)。需要注意的是,其他公司APP的驗證碼并不是由電信運營(yíng)商發(fā)出,運營(yíng)商僅提供了短信通道,也并非所有APP均支持注冊用戶(hù)注銷(xiāo)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消費者最擔憂(yōu)的支付環(huán)節,據付亮介紹,無(wú)論是銀行APP還是微信、支付寶等支付工具,都有比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更嚴格的實(shí)名認證環(huán)節。若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未使用或更換了使用終端,廠(chǎng)商都會(huì )要求使用者重新實(shí)名認證。一旦實(shí)名認證通不過(guò),就很難發(fā)生支付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樣,獲得復用手機號的用戶(hù)也不能轉走原使用者在銀行賬戶(hù)中的錢(qián)。近幾年,在反詐的要求下,支付工具明顯提高了支付環(huán)節的安全標準,基本上堵住了復用手機號用戶(hù)接觸到原號碼主人資金的渠道。”付亮稱(chēng)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(guò),“錢(qián)袋子”守得住,個(gè)人信息就未必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付亮看來(lái),由于大量網(wǎng)站支持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的登錄方式,獲得重啟手機號的用戶(hù)可通過(guò)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登錄之前用戶(hù)注冊的網(wǎng)站。若這些網(wǎng)站存儲有個(gè)人隱私信息,就可能導致信息泄露。不過(guò)他也表示,存儲有隱私信息的網(wǎng)站在讀取數據時(shí),大多要求提供“姓名+身份證”等升級的安全驗證信息,重啟手機號的用戶(hù)并沒(méi)有這些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(guò)也要看到,部分小規格APP對姓名、身份證號、密碼等隱私信息的保護力度不夠,不法分子拿到這些信息,再加上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,就可能登陸前主人使用的多個(gè)APP。

              “但這并不可怕。從用戶(hù)注銷(xiāo)手機號到運營(yíng)商二次投放市場(chǎng),有三個(gè)月以上的間隔期,間隔期越長(cháng),信息的價(jià)值越小,因泄密給用戶(hù)帶來(lái)的影響也會(huì )快速衰減。”

              針對這一現象,付亮提出了幾點(diǎn)建議:管理部門(mén)需充分認識到安全級別的強弱;“手機號+驗證碼”可用于實(shí)名制登錄,但不能用于支付環(huán)節安全的驗證。同時(shí),應強化APP的登錄異常判定,減小網(wǎng)絡(luò )實(shí)名制的范圍,盡可能避免沒(méi)有管理能力的團隊拿到用戶(hù)的實(shí)名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對個(gè)人用戶(hù)來(lái)說(shuō),應對密碼分級設置、盡可能少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存儲隱私信息。此外,注銷(xiāo)手機號碼時(shí),還應盡可能將銀行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支付工具的關(guān)聯(lián)手機號碼修改為新的正在使用的號碼,以便第一時(shí)間收到官方提醒信息和驗證碼。

              實(shí)名&限制開(kāi)號數量,哪類(lèi)用戶(hù)頻頻注銷(xiāo)號碼?

              其實(shí),自從電話(huà)卡進(jìn)入實(shí)名制開(kāi)卡時(shí)代,來(lái)自報刊亭、街頭小販或其余渠道的“僵尸卡”明顯在減少。營(yíng)業(yè)廳也會(huì )反復提示,電信業(yè)務(wù)經(jīng)營(yíng)者應全面落實(shí)電話(huà)用戶(hù)實(shí)名登記制度,承擔對代理商落實(shí)實(shí)名制的管理責任,明確有關(guān)違約處置措施。建立電話(huà)用戶(hù)開(kāi)卡數量核驗機制和風(fēng)險信息共享機制,不得超出限制規定的數量辦理電話(huà)卡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具體限制數量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在走訪(fǎng)中獲悉,目前三大運營(yíng)商對每個(gè)用戶(hù)實(shí)名辦理電話(huà)卡的數量都有一定要求,如每位用戶(hù)最多同時(shí)擁有五張移動(dòng)電話(huà)卡;三大運營(yíng)商電話(huà)卡合計不能超過(guò)十張。

              北京某中國聯(lián)通營(yíng)業(yè)廳內的通知欄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每經(jīng)記者楊卉攝

  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下,哪些號碼或用戶(hù)仍是注銷(xiāo)“高頻區”?

              從走訪(fǎng)情況來(lái)看,“物聯(lián)網(wǎng)卡”(運營(yíng)商為物聯(lián)網(wǎng)服務(wù)企業(yè)提供的用于智能終端設備聯(lián)網(wǎng)的,僅面對企業(yè)用戶(hù)進(jìn)行批量銷(xiāo)售,廣泛用于共享單車(chē)、移動(dòng)支付、智能城市、自動(dòng)售賣(mài)機等領(lǐng)域,不面向個(gè)人用戶(hù))后,優(yōu)惠力度較大的“大王卡”或“流量卡”(低月租、高流量、部分有合約期且限量上架的電話(huà)卡)成為注銷(xiāo)頻發(fā)的場(chǎng)景之一。這類(lèi)電話(huà)卡往往以線(xiàn)上銷(xiāo)售為主,憑借較低的資費和大流量來(lái)獲取青睞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網(wǎng)站截圖

              以電信“櫻桃卡”為例,根據產(chǎn)品介紹,該卡合約期為12個(gè)月,月資費為29.9元,含155G的通用流量+30G定向流量+100分鐘通話(huà)時(shí)長(cháng)。在電信資費易升難降的當下,這樣的宣傳確實(shí)很易打動(dòng)消費者的心。然而,這類(lèi)電話(huà)卡也有不少隱藏“套路”,如合約期到期后是否續約還要看運營(yíng)商政策;網(wǎng)速受限;使用一段時(shí)間后套餐價(jià)格上漲;網(wǎng)上注冊有信息泄露風(fēng)險;需充值才能使用等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社交媒體截圖

              對消費者來(lái)說(shuō),一旦套餐漲價(jià)不再優(yōu)惠,或出現其他使用問(wèn)題,只有攜號轉網(wǎng)和注銷(xiāo)號碼兩個(gè)選擇,因此“注銷(xiāo)便捷”往往也成為這類(lèi)電話(huà)卡的賣(mài)點(diǎn)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社交媒體截圖

              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早在2021年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就曾發(fā)布通知,強調凡是實(shí)施非法辦理、出租、出售、購買(mǎi)和囤積電話(huà)卡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卡以及關(guān)聯(lián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賬號的相關(guān)人員應停止相關(guān)行為,并于2021年6月底前主動(dòng)注銷(xiāo)相關(guān)電話(huà)卡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卡以及關(guān)聯(lián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賬號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3月,一張“加強互聯(lián)網(wǎng)卡銷(xiāo)售管控的通知”的截圖在“卡販子”的文案及社交媒體上流傳。根據截圖內容,去年4月起,優(yōu)惠后實(shí)收不低于29元/月、總流量最高135G(含定向流量)入網(wǎng)預存不低于50元的電話(huà)卡成為重點(diǎn)監管對象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社交媒體截圖

              然而,在走訪(fǎng)線(xiàn)下電話(huà)卡銷(xiāo)售門(mén)店的過(guò)程中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看到不少店鋪內張貼著(zhù)廣告,涉及有通話(huà)時(shí)長(cháng),可接打電話(huà)的大流量卡。雖然進(jìn)一步詢(xún)問(wèn)后被告知這類(lèi)電話(huà)卡目前已經(jīng)下線(xiàn),但仍有不可接打電話(huà)的流量卡出售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銷(xiāo)售人員介紹,這類(lèi)流量卡的月租價(jià)格大多在19元/月至50元/月之間,每月流量基本超過(guò)100G或不限,開(kāi)卡也需實(shí)名辦理,部分流量卡還會(huì )收取一定卡費。

              某線(xiàn)下分銷(xiāo)店內的流量卡廣告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每經(jīng)記者 楊卉 攝

              除了流量卡,較為特殊的工種如銷(xiāo)售、廣告顧問(wèn)等,也是號碼注銷(xiāo)較為頻繁的用戶(hù)之一。“他們就用一個(gè)月、倆月不就扔了,他們做廣告的。”據線(xiàn)下銷(xiāo)售介紹,這類(lèi)用戶(hù)往往因撥打較多電話(huà)被標記或被鎖定,一旦被鎖定,就要攜帶本人身份證至營(yíng)業(yè)廳解鎖,每人僅可解鎖三次。超過(guò)規定次數后號碼無(wú)法解開(kāi),需進(jìn)行銷(xiāo)號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4月8日,當記者以廣告、銷(xiāo)售從業(yè)者身份咨詢(xún)某運營(yíng)商線(xiàn)下?tīng)I業(yè)廳時(shí),有門(mén)店工作人員透露,除了通過(guò)個(gè)人身份證開(kāi)通電話(huà)號碼,有需要的企業(yè)也可憑借營(yíng)業(yè)執照及多名員工身份證開(kāi)通號碼。通過(guò)這一模式,電話(huà)卡可在企業(yè)員工之間流通,用卡需求較多的員工可以使用其余員工名下的電話(huà)卡,離職時(shí)也無(wú)需自行注銷(xiāo)電話(huà)號碼。

              (文中“劉心”為化名)

              封面圖片來(lái)源: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 資料圖

          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聯(lián)系。
              未經(jīng)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          讀者熱線(xiàn):4008890008

          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(lián)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(lián)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手機號 運營(yíng)商

              歡迎關(guān)注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APP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經(jīng)濟新聞官方APP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热久久毛片,久久老司机,亚洲av片在线观看,一级毛片特级毛片免费的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