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
              要聞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網(wǎng)首頁(yè) > 要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Llama 3拿下“賽點(diǎn)”?大模型角力場(chǎng),開(kāi)源與閉源之爭仍在繼續 |大模界

             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 2024-04-22 10:37:27

              ◎在A(yíng)I這場(chǎng)沒(méi)有硝煙的“航海競賽”中,大模型已然成為眼前的燈塔,未知的是,這座燈塔究竟是向所有航海者開(kāi)放其光芒,還是僅為特定的船只照亮前行的航道。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記者 可楊    每經(jīng)編輯 董興生    
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與閉源之爭延續到大模型時(shí)代。在尋找“新大陸”的路上,開(kāi)源與閉源的辯論,就像是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A(yíng)I未來(lái)的“航海策略”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一派認為,開(kāi)源能夠促進(jìn)全球科研人員和開(kāi)發(fā)者的協(xié)作,加速AI技術(shù)的迭代與創(chuàng )新。同時(shí),開(kāi)源讓更多人參與到模型的改進(jìn)和優(yōu)化中,通過(guò)集體智慧解決復雜的技術(shù)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閉源的倡導者則看重其在商業(yè)化、技術(shù)保護和產(chǎn)品差異化方面的優(yōu)勢。閉源模型使得企業(yè)能夠控制產(chǎn)品的開(kāi)發(fā)節奏和市場(chǎng)策略,保護其商業(yè)利益。此外,閉源也有助于企業(yè)維護其技術(shù)優(yōu)勢,避免競爭對手模仿或超越。

              Llama 3的發(fā)布讓開(kāi)源大模型在與閉源的競爭中再度“扳回一城”。從測試結果來(lái)看,Llama 3的成績(jì)大幅超越了Llama 2,也勝過(guò)了GPT-3.5。

              在A(yíng)I這場(chǎng)沒(méi)有硝煙的“航海競賽”中,大模型已然成為眼前的燈塔,未知的是,這座燈塔究竟是向所有航海者開(kāi)放其光芒,還是僅為特定的船只照亮前行的航道。

              Meta繼續押寶開(kāi)源

              Meta正沿著(zhù)開(kāi)源路徑繼續前進(jìn)。

              近日,Meta推出開(kāi)源大模型Llama 3系列,發(fā)布8B和70B兩個(gè)版本。Meta CEO扎克伯格在同一天宣布,基于Llama 3,Meta的AI助手現在已經(jīng)覆蓋Instagram、WhatsApp、Facebook等全系應用,并單獨開(kāi)啟了網(wǎng)站。

              與Llama 2相比,Llama 3進(jìn)行了幾項關(guān)鍵的改進(jìn):使用具128K token詞匯表的tokenizer,可以更有效地編碼語(yǔ)言,從而顯著(zhù)提升模型性能;在8B和70B模型中都采用分組查詢(xún)注意力(GQA),以提高Llama 3模型的推理效率;在8192個(gè)token的序列上訓練模型,使用掩碼來(lái)確保自注意力不會(huì )跨越文檔邊界。

              據Meta介紹,Llama 3已經(jīng)在多種行業(yè)基準測試上展現了最先進(jìn)的性能,提供了包括改進(jìn)的推理能力在內的新功能,是目前市場(chǎng)上最好的開(kāi)源大模型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Llama 3發(fā)布后,微軟Azure、谷歌云、百度智能云等陸續宣布其平臺上線(xiàn)Llama 3。百度方面此前對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百度智能云千帆大模型平臺在國內首家推出針對Llama3全系列版本的訓練推理方案,便于開(kāi)發(fā)者進(jìn)行再訓練,搭建專(zhuān)屬大模型。

              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工業(yè)文化發(fā)展中心AI應用工作組執行組長(cháng)、行行AI董事長(cháng)李明順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Meta的Llama3的發(fā)布可能會(huì )帶來(lái)更多AI應用落地機會(huì )和場(chǎng)景,它通過(guò)提供更大詞匯量的Token詞典、更長(cháng)的輸入上下文長(cháng)度以及優(yōu)化的模型結構,增強了模型的編碼效率和推理效率。“現在,比起Llama 2,Llama3在代碼能力和邏輯推理能力上有顯著(zhù)提升,這可能會(huì )促進(jìn)相關(guān)AI應用的性能,尤其是在需要復雜邏輯和代碼理解的場(chǎng)景中去落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OpenAI在GPT-2之后調轉船頭走向閉源,Meta則成為開(kāi)源界的引領(lǐng)者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視覺(jué)中國-VCG31N2008743681

              從2020年發(fā)布GPT-3,到引發(fā)轟動(dòng)的GPT-3.5,以及2023年3月發(fā)布的GPT-4,都是閉源模型。此前,馬斯克起訴OpenAI時(shí)曾直言:“如果OpenAI改名為ClosedAI,我就撤銷(xiāo)訴訟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明順認為,OpenAI的轉變可能與其商業(yè)戰略和市場(chǎng)定位有關(guān)。“初期開(kāi)源有助于快速吸引關(guān)注和社區參與,但隨著(zhù)公司的發(fā)展,我估計奧特曼的野心和商業(yè)夢(mèng)想越來(lái)越膨脹了,閉源可以更好地讓它融資,包括和微軟的合作,保護領(lǐng)先的技術(shù)優(yōu)勢。”他表示,從OpenAI的轉變中也可以看出,開(kāi)源與閉源的選擇并非固定不變,而是需要根據公司戰略目標、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和產(chǎn)品發(fā)展階段靈活調整。“天下沒(méi)什么事情是絕對的,很多開(kāi)源公司也是拿著(zhù)次優(yōu)代碼開(kāi)源,獨家秘方閉源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追逐AGI(人工通用智能)這顆明珠的道路上,迄今為止,Meta依舊持續沿著(zhù)開(kāi)源的路徑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2024年初,扎克伯格在Meta第四季度及2023全年財報電話(huà)會(huì )議上表示:“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我們的策略是構建并開(kāi)放源代碼通用基礎設施,同時(shí)保留我們的具體產(chǎn)品實(shí)現為專(zhuān)有技術(shù)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認為,開(kāi)源帶來(lái)了幾個(gè)戰略好處。首先,開(kāi)源軟件通常更加安全可靠,并且因為社區的持續反饋、審查和開(kāi)發(fā),更加高效。其次,開(kāi)源軟件經(jīng)常成為行業(yè)標準,“當企業(yè)開(kāi)始基于我們的技術(shù)棧建立標準時(shí),這使得將新創(chuàng )新融入我們的產(chǎn)品變得更加容易。這種微妙的優(yōu)勢,能夠迅速學(xué)習和改進(jìn),是巨大的競爭優(yōu)勢,而成為行業(yè)標準正是這一能力的關(guān)鍵”。第三,開(kāi)源在開(kāi)發(fā)者和研究人員中極受歡迎。
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與閉源并不矛盾
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還是閉源,也許是全球人工智能信徒長(cháng)久的辯題。在Llama 3誕生前幾天,國內同樣在進(jìn)行一場(chǎng)“辯論”。

              4月11日,百度董事長(cháng)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在其內部講話(huà)中直言,大模型開(kāi)源的意義不大,閉源模型在能力上會(huì )持續領(lǐng)先,而不是一時(shí)領(lǐng)先,做模型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既做模型又做應用的“雙輪驅動(dòng)”不是一個(gè)好的模式。在一周后的Create 2024百度AI開(kāi)發(fā)者大會(huì )上,李彥宏再度提到,“大家以前用開(kāi)源覺(jué)得開(kāi)源便宜,其實(shí)在大模型場(chǎng)景下,開(kāi)源是最貴的,所以開(kāi)源模型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落后”。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(lái)源:企業(yè)供圖

              360公司創(chuàng )始人周鴻祎則持不同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“網(wǎng)上有些名人胡說(shuō)八道,大家也別被他們忽悠,說(shuō)開(kāi)源不如閉源好。一句話(huà),今天沒(méi)有開(kāi)源就沒(méi)有Linux(

              操作系統內核),沒(méi)有Linux就沒(méi)有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就連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公司自己都借助了開(kāi)源的力量才成長(cháng)到今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段發(fā)言被解讀為對李彥宏觀(guān)點(diǎn)的回懟,周鴻祎隨后澄清道:“我一直是開(kāi)源的信徒,但是我說(shuō)開(kāi)源好,是(4月)13號在哈佛講的,李廠(chǎng)長(cháng)(指李彥宏)說(shuō)閉源好,是(4月)16號在北京講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生數科技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唐家渝站在閉源的一邊。在4月18日舉行的“2024中國生成式AI大會(huì )”上,唐家渝談到,開(kāi)源帶來(lái)的最大價(jià)值是生態(tài)的價(jià)值,基于技術(shù)不斷突破,開(kāi)源界人人都可以去貢獻力量。而大模型需要大規模數據、大規模的算力去訓練、迭代,參數量越大效果越好,是偏中心化的事情。“原來(lái)開(kāi)源界非常有益的模式到這里割裂了。在我們看來(lái),開(kāi)源、閉源商業(yè)生態(tài)上都有各自可以做的商業(yè)生態(tài),但是從模型能力的提升來(lái)說(shuō),或者持續走到前列來(lái)說(shuō),閉源還是會(huì )走到開(kāi)源的前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昆侖萬(wàn)維董事長(cháng)方漢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開(kāi)源模型與閉源模型之間的差距正在不斷縮小。4月16日,方漢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在內的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閉源模型的確(是)第一,但是開(kāi)源大模型的接近程度在2023年到今年這一年間,從落后兩年以上,已經(jīng)進(jìn)化到落后4—6個(gè)月以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外,方漢認為,在應用側,閉源對于產(chǎn)品特性和長(cháng)尾需求的滿(mǎn)足都落后于開(kāi)源大模型,開(kāi)源大模型是一種生態(tài)構建器,更利于滿(mǎn)足用戶(hù)的長(cháng)尾需求。“我個(gè)人認為開(kāi)源大模型和商業(yè)大模型是一個(gè)生態(tài)的組成部分,不是誰(shuí)壓倒誰(shuí),大家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間,也都有更好的明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過(guò),從商業(yè)化上來(lái)講,閉源和開(kāi)源也許并不矛盾。啟明創(chuàng )投合伙人周志峰就認為,“開(kāi)源閉源在過(guò)去幾個(gè)大浪潮當中沒(méi)有很大的沖突,我不太理解為什么很多人愿意把閉源、開(kāi)源在A(yíng)I時(shí)代看成對立”。但他也提到,從技術(shù)角度,開(kāi)源模型及背后的公司更容易統一資源訓練出符合“Scaling Laws”的模型。

              李明順的觀(guān)點(diǎn)則是,在當前強應用導向的背景下,開(kāi)源模式具有顯著(zhù)優(yōu)勢,能夠吸引全球范圍內最廣泛的人參與,從而使其創(chuàng )新性保持在較高水平。相較之下,盡管一些閉源大型模型在技術(shù)上具有領(lǐng)先地位,但其成本太高。不過(guò)他也強調,開(kāi)源與閉源在不同公司和應用場(chǎng)景中可以相互轉換。一些基于開(kāi)源的產(chǎn)品在發(fā)掘到獨特優(yōu)勢后,可能會(huì )通過(guò)閉源策略建立競爭壁壘。同時(shí),一些閉源公司也會(huì )不斷將其部分產(chǎn)品開(kāi)源。“這兩個(gè)應該都是共存的,未來(lái)開(kāi)源可能用戶(hù)量級上更大,但是行業(yè)內,商業(yè)化做得比較好的公司,往往還是閉源的多一點(diǎn)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開(kāi)源與閉源的辯論中,也許答案并非非此即彼。AI的未來(lái)可能既不是完全開(kāi)放的“自由港”,也不是徹底封閉的“孤島”,而是一個(gè)既包含開(kāi)放協(xié)作也包含封閉競爭的“混合生態(tài)”。在這個(gè)生態(tài)系統中,開(kāi)放與封閉不是對立的兩極,而是一枚硬幣的兩面。

          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聯(lián)系。
              未經(jīng)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          讀者熱線(xiàn):4008890008

          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(lián)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(lián)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與閉源之爭延續到大模型時(shí)代。在尋找“新大陸”的路上,開(kāi)源與閉源的辯論,就像是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A(yíng)I未來(lái)的“航海策略”討論。 開(kāi)源一派認為,開(kāi)源能夠促進(jìn)全球科研人員和開(kāi)發(fā)者的協(xié)作,加速AI技術(shù)的迭代與創(chuàng )新。同時(shí),開(kāi)源讓更多人參與到模型的改進(jìn)和優(yōu)化中,通過(guò)集體智慧解決復雜的技術(shù)難題。 閉源的倡導者則看重其在商業(yè)化、技術(shù)保護和產(chǎn)品差異化方面的優(yōu)勢。閉源模型使得企業(yè)能夠控制產(chǎn)品的開(kāi)發(fā)節奏和市場(chǎng)策略,保護其商業(yè)利益。此外,閉源也有助于企業(yè)維護其技術(shù)優(yōu)勢,避免競爭對手模仿或超越。 Llama 3的發(fā)布讓開(kāi)源大模型在與閉源的競爭中再度“扳回一城”。從測試結果來(lái)看,Llama 3的成績(jì)大幅超越了Llama 2,也勝過(guò)了GPT-3.5。 在A(yíng)I這場(chǎng)沒(méi)有硝煙的“航海競賽”中,大模型已然成為眼前的燈塔,未知的是,這座燈塔究竟是向所有航海者開(kāi)放其光芒,還是僅為特定的船只照亮前行的航道。 Meta繼續押寶開(kāi)源 Meta正沿著(zhù)開(kāi)源路徑繼續前進(jìn)。 近日,Meta推出開(kāi)源大模型Llama 3系列,發(fā)布8B和70B兩個(gè)版本。Meta CEO扎克伯格在同一天宣布,基于Llama 3,Meta的AI助手現在已經(jīng)覆蓋Instagram、WhatsApp、Facebook等全系應用,并單獨開(kāi)啟了網(wǎng)站。 與Llama 2相比,Llama 3進(jìn)行了幾項關(guān)鍵的改進(jìn):使用具128K token詞匯表的tokenizer,可以更有效地編碼語(yǔ)言,從而顯著(zhù)提升模型性能;在8B和70B模型中都采用分組查詢(xún)注意力(GQA),以提高Llama 3模型的推理效率;在8192個(gè)token的序列上訓練模型,使用掩碼來(lái)確保自注意力不會(huì )跨越文檔邊界。 據Meta介紹,Llama 3已經(jīng)在多種行業(yè)基準測試上展現了最先進(jìn)的性能,提供了包括改進(jìn)的推理能力在內的新功能,是目前市場(chǎng)上最好的開(kāi)源大模型。 此外,Llama 3發(fā)布后,微軟Azure、谷歌云、百度智能云等陸續宣布其平臺上線(xiàn)Llama 3。百度方面此前對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百度智能云千帆大模型平臺在國內首家推出針對Llama3全系列版本的訓練推理方案,便于開(kāi)發(fā)者進(jìn)行再訓練,搭建專(zhuān)屬大模型。 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工業(yè)文化發(fā)展中心AI應用工作組執行組長(cháng)、行行AI董事長(cháng)李明順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Meta的Llama3的發(fā)布可能會(huì )帶來(lái)更多AI應用落地機會(huì )和場(chǎng)景,它通過(guò)提供更大詞匯量的Token詞典、更長(cháng)的輸入上下文長(cháng)度以及優(yōu)化的模型結構,增強了模型的編碼效率和推理效率?!艾F在,比起Llama 2,Llama3在代碼能力和邏輯推理能力上有顯著(zhù)提升,這可能會(huì )促進(jìn)相關(guān)AI應用的性能,尤其是在需要復雜邏輯和代碼理解的場(chǎng)景中去落地?!? OpenAI在GPT-2之后調轉船頭走向閉源,Meta則成為開(kāi)源界的引領(lǐng)者。 圖片來(lái)源:視覺(jué)中國-VCG31N2008743681 從2020年發(fā)布GPT-3,到引發(fā)轟動(dòng)的GPT-3.5,以及2023年3月發(fā)布的GPT-4,都是閉源模型。此前,馬斯克起訴OpenAI時(shí)曾直言:“如果OpenAI改名為ClosedAI,我就撤銷(xiāo)訴訟?!? 李明順認為,OpenAI的轉變可能與其商業(yè)戰略和市場(chǎng)定位有關(guān)?!俺跗陂_(kāi)源有助于快速吸引關(guān)注和社區參與,但隨著(zhù)公司的發(fā)展,我估計奧特曼的野心和商業(yè)夢(mèng)想越來(lái)越膨脹了,閉源可以更好地讓它融資,包括和微軟的合作,保護領(lǐng)先的技術(shù)優(yōu)勢?!彼硎?,從OpenAI的轉變中也可以看出,開(kāi)源與閉源的選擇并非固定不變,而是需要根據公司戰略目標、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和產(chǎn)品發(fā)展階段靈活調整?!疤煜聸](méi)什么事情是絕對的,很多開(kāi)源公司也是拿著(zhù)次優(yōu)代碼開(kāi)源,獨家秘方閉源?!? 在追逐AGI(人工通用智能)這顆明珠的道路上,迄今為止,Meta依舊持續沿著(zhù)開(kāi)源的路徑前行。 2024年初,扎克伯格在Meta第四季度及2023全年財報電話(huà)會(huì )議上表示:“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我們的策略是構建并開(kāi)放源代碼通用基礎設施,同時(shí)保留我們的具體產(chǎn)品實(shí)現為專(zhuān)有技術(shù)?!? 他認為,開(kāi)源帶來(lái)了幾個(gè)戰略好處。首先,開(kāi)源軟件通常更加安全可靠,并且因為社區的持續反饋、審查和開(kāi)發(fā),更加高效。其次,開(kāi)源軟件經(jīng)常成為行業(yè)標準,“當企業(yè)開(kāi)始基于我們的技術(shù)棧建立標準時(shí),這使得將新創(chuàng )新融入我們的產(chǎn)品變得更加容易。這種微妙的優(yōu)勢,能夠迅速學(xué)習和改進(jìn),是巨大的競爭優(yōu)勢,而成為行業(yè)標準正是這一能力的關(guān)鍵”。第三,開(kāi)源在開(kāi)發(fā)者和研究人員中極受歡迎。 開(kāi)源與閉源并不矛盾 開(kāi)源還是閉源,也許是全球人工智能信徒長(cháng)久的辯題。在Llama 3誕生前幾天,國內同樣在進(jìn)行一場(chǎng)“辯論”。 4月11日,百度董事長(cháng)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在其內部講話(huà)中直言,大模型開(kāi)源的意義不大,閉源模型在能力上會(huì )持續領(lǐng)先,而不是一時(shí)領(lǐng)先,做模型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既做模型又做應用的“雙輪驅動(dòng)”不是一個(gè)好的模式。在一周后的Create 2024百度AI開(kāi)發(fā)者大會(huì )上,李彥宏再度提到,“大家以前用開(kāi)源覺(jué)得開(kāi)源便宜,其實(shí)在大模型場(chǎng)景下,開(kāi)源是最貴的,所以開(kāi)源模型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落后”。 圖片來(lái)源:企業(yè)供圖 360公司創(chuàng )始人周鴻祎則持不同的觀(guān)點(diǎn)?!熬W(wǎng)上有些名人胡說(shuō)八道,大家也別被他們忽悠,說(shuō)開(kāi)源不如閉源好。一句話(huà),今天沒(méi)有開(kāi)源就沒(méi)有Linux( 操作系統內核),沒(méi)有Linux就沒(méi)有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就連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公司自己都借助了開(kāi)源的力量才成長(cháng)到今天?!? 這段發(fā)言被解讀為對李彥宏觀(guān)點(diǎn)的回懟,周鴻祎隨后澄清道:“我一直是開(kāi)源的信徒,但是我說(shuō)開(kāi)源好,是(4月)13號在哈佛講的,李廠(chǎng)長(cháng)(指李彥宏)說(shuō)閉源好,是(4月)16號在北京講的?!? 生數科技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唐家渝站在閉源的一邊。在4月18日舉行的“2024中國生成式AI大會(huì )”上,唐家渝談到,開(kāi)源帶來(lái)的最大價(jià)值是生態(tài)的價(jià)值,基于技術(shù)不斷突破,開(kāi)源界人人都可以去貢獻力量。而大模型需要大規模數據、大規模的算力去訓練、迭代,參數量越大效果越好,是偏中心化的事情?!霸瓉?lái)開(kāi)源界非常有益的模式到這里割裂了。在我們看來(lái),開(kāi)源、閉源商業(yè)生態(tài)上都有各自可以做的商業(yè)生態(tài),但是從模型能力的提升來(lái)說(shuō),或者持續走到前列來(lái)說(shuō),閉源還是會(huì )走到開(kāi)源的前面?!? 昆侖萬(wàn)維董事長(cháng)方漢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開(kāi)源模型與閉源模型之間的差距正在不斷縮小。4月16日,方漢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在內的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閉源模型的確(是)第一,但是開(kāi)源大模型的接近程度在2023年到今年這一年間,從落后兩年以上,已經(jīng)進(jìn)化到落后4—6個(gè)月以上?!? 此外,方漢認為,在應用側,閉源對于產(chǎn)品特性和長(cháng)尾需求的滿(mǎn)足都落后于開(kāi)源大模型,開(kāi)源大模型是一種生態(tài)構建器,更利于滿(mǎn)足用戶(hù)的長(cháng)尾需求?!拔覀€(gè)人認為開(kāi)源大模型和商業(yè)大模型是一個(gè)生態(tài)的組成部分,不是誰(shuí)壓倒誰(shuí),大家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間,也都有更好的明天?!? 不過(guò),從商業(yè)化上來(lái)講,閉源和開(kāi)源也許并不矛盾。啟明創(chuàng )投合伙人周志峰就認為,“開(kāi)源閉源在過(guò)去幾個(gè)大浪潮當中沒(méi)有很大的沖突,我不太理解為什么很多人愿意把閉源、開(kāi)源在A(yíng)I時(shí)代看成對立”。但他也提到,從技術(shù)角度,開(kāi)源模型及背后的公司更容易統一資源訓練出符合“Scaling Laws”的模型。 李明順的觀(guān)點(diǎn)則是,在當前強應用導向的背景下,開(kāi)源模式具有顯著(zhù)優(yōu)勢,能夠吸引全球范圍內最廣泛的人參與,從而使其創(chuàng )新性保持在較高水平。相較之下,盡管一些閉源大型模型在技術(shù)上具有領(lǐng)先地位,但其成本太高。不過(guò)他也強調,開(kāi)源與閉源在不同公司和應用場(chǎng)景中可以相互轉換。一些基于開(kāi)源的產(chǎn)品在發(fā)掘到獨特優(yōu)勢后,可能會(huì )通過(guò)閉源策略建立競爭壁壘。同時(shí),一些閉源公司也會(huì )不斷將其部分產(chǎn)品開(kāi)源?!斑@兩個(gè)應該都是共存的,未來(lái)開(kāi)源可能用戶(hù)量級上更大,但是行業(yè)內,商業(yè)化做得比較好的公司,往往還是閉源的多一點(diǎn)?!? 在開(kāi)源與閉源的辯論中,也許答案并非非此即彼。AI的未來(lái)可能既不是完全開(kāi)放的“自由港”,也不是徹底封閉的“孤島”,而是一個(gè)既包含開(kāi)放協(xié)作也包含封閉競爭的“混合生態(tài)”。在這個(gè)生態(tài)系統中,開(kāi)放與封閉不是對立的兩極,而是一枚硬幣的兩面。
              開(kāi)源 模型 大模型 Ai META GPT

              歡迎關(guān)注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APP

              每經(jīng)經(jīng)濟新聞官方APP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热久久毛片,久久老司机,亚洲av片在线观看,一级毛片特级毛片免费的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n1l7p"><sub id="n1l7p"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n1l7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n1l7p"><dfn id="n1l7p"><strike id="n1l7p"></strike></dfn></var>